bakaxdoaho

[点击此处查看]

翻到以前的口嗨,总之尤里/亚修无差(。


--------


尤里斯向来雷厉风行,打那之后没两周的时间里就已经(几乎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地)把天降竹马如今的人际关系再次核实了个遍:

在士官学校以外,亚修在意的主要只是盖斯巴城的家里人、尤其是他的弟弟妹妹,没什么要担心的——

啧,“担心”,自己要是认真出手的话有谁可能跑得掉的,何来“担心”之有…

真的吗,唯独对亚修,他尤里斯一直以来的那类手段真的能起作用吗?

说到底,他真的有资格对亚修出手吗。

……在这学校里倒是的确、和其他一些男生比起来,亚修和学级内外的女生们的关系简直快和金鹿那个小画家或者黑鹫那个瞌睡法师一样好,而和男生们的关系甚至也一样到处开花。

可以说是心无杂念一视同仁了。

或许也就确实意味着亚修对不同人都差别不大…?

但亚修怎么看别人是一回事,别人怎么看他可又不一样了。亚修是如此正直善良的青年,且不说他的同班学伴们、他关系亲近的布里基特的公主或者金鹿的静谧之花,就算是修道院的其他预备生和工作的骑士、甚至城下町的市场的常客里,对这家伙心有好感的竞争对手也绝对不在少数……

……“竞争对手”?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库罗德倒是乐得看戏,最近每次来阿比斯图书馆都顺带开他灰狼级长的玩笑,“你的亚修真和男生女生关系都很亲近,我家玛丽安奴或者拉斐尔怕不是都要被人拐走,说不定你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呢”云云:

“不过,这么说的话,或许潜在的竞争者也就一下子变多了呢。加油,祝你好运哦,‘ツバメ’——

“——不过看起来也不用太担心,恐怕还在举棋不定的只有你们两个当事人吧。堂堂食人燕竟然这样纯情,真是出乎意料——”

然后金鹿的乐子人每次都被灰狼级长勒令闭嘴,不说正事的话就别想再来他这地底下的风水宝地。库罗德于是夹起这次要借走的书摆摆手就开溜,临走前不忘还加一句,“那家伙在训练场狙击想的都是你,自信点吧我的好兄弟?”

不。

尤里斯已经可以确定,亚修根本还没有那方面的打算。否则亚修怎么会能够这样坦荡地跟所有这么多女孩子打交道?

或者库罗德说的可能确实没错,亚修已经有了特定的一个喜欢的人……

但尤里斯当然不能放任自己相信那些。


——那又哪来的什么竞争?

况且自己有什么资格参与这所谓的竞争?

亚修已经努力地争取到了阳光下的世界,自己怎么能再去打扰;这些女孩子每一个都那么好,哪怕男孩子们也都一样好,亚修就这样跟其中哪一个(哪一个都好,最好别让他尤里斯知道那是谁)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门当户对或者不对的、只要两情相悦就无所谓,两个人一起幸福地活在太阳底下,亚修这辈子都不要再跟他这黑社会有什么交集……

那不就最好不过了吗。

真是的,自己到底在搞什么。

尤里斯制止了脑子里的跑火车,和英谷莉特边出食堂边说完了练剑的话题,眼角的余光又瞥见亚修和卡斯帕尔又在准备去食堂喂猫。最近自己都快活成跟踪狂了——倒是好像也算自己的半个老本行?Wilting Rose的那个退休教师喝着茶还鼓了鼓掌,说有动力的训练会更追求精益求精、看好自己这半个可爱后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云云;老师总是和蔼微笑,估计也是把学生之间的什么互动都一览无余;还有隔三差五依然跑来阿比斯查资料的库罗德,托着下巴看戏看得那么欢。

真是糟糕。

……卡斯帕尔无所谓的,那家伙直得不行。锥里尔也是个好孩子。就算是那个阴沉的杜笃(亚修真是爱找他做饭聊天)还有梅尔赛德斯、他们也一起做甜点和研究香料,还有一样勤奋的雅妮特,还有亚修那么主动地接近的玛丽安奴还有佩托拉、亚修甚至在跟他学剑的时候还说起想不想一起去看海去游泳。幸好至少哈琵早就和康斯坦洁烤鱼烤得你侬我侬……

……自己到底在搞什么。

说到底,他看上的这个人正直热忱,跟大家关系好不是很正常吗。亚修见到和自身相似的,有些与这些贵族们不同、有些难以融入的同伴时,尤其会去主动拉近对方,对杜笃也好、锥里尔也好,对女生那边的玛丽安奴呀佩托拉呀、甚至包括他灰狼的哈琵呀也好:亚修擅长、喜欢帮助别人,几乎能靠本能发现对方需要怎样的援手,不必对方求援甚至给予许可就能已经给出帮助,那么被帮助的人当然会对他感到亲近。而大家又都是有趣的人,那么亚修在这个过程中和他们关系越来越好,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亚修小时候不就已经是这样了吗,不然他们两个小孩子都没机会进一步互相认识的。

那亚修那样帮助过自己,也是不过是出于他本性的善良吗?

——是吧?否则自己难道奢望自己和其他这些人都不一样吗?

尤里斯咬了咬牙。

玛丽安奴太自闭了,是亚修(还有大家)稍稍会特别关护的对象;哈琵类似,事实上自己稍微还有些庆幸他们关系好——哈琵会贴心地向自己分享不少小消息。以后一定继续钓小龙虾烤给她表示感谢…

锥里尔也是类似,是个认真的需要建设建设心理发展的孩子……

……而且亚修还喜欢了解世界各地的见闻,自然会额外和佩托拉打成一片、杜笃其实也部分同理;卡斯帕尔也是他趣味相投的小伙伴,梅赛德斯和雅妮特和英谷莉特也是和人家还分享着爱好(亚修和英谷莉特每每遇到一起的时候菲利克斯的表情真是绝了)幸好菲力克斯和希尔凡王国男同人尽皆知,不然他要担心的对象简直还得多两个…

…卡多莉奴则是训练的老师、何况还有克里斯托弗那事…

(这么说来,亚修近来倒是逐渐不找卡多莉奴而越来越常找自己练剑了。虽然这也很说得通:亚修的力量和技巧都跟自己更相仿,正如英谷莉特也被菲利克斯和王子推荐来跟自己学剑准备日后转圣飞马嘛。一定只是因为这种现实的原因。再加上他和亚修本来就是老朋友了。而不是因为额外的什么……)

…总之,暂时看来真的没什么让亚修额外动心的人——


——所以自己呢?

也不过是趣味相投的伙伴、亚修可以帮助的人,只不过再加上了一层天降竹马的身份而已?

他们倒确实有不少共通的爱好,都快够把自己刚在心里列举了一圈的那些人的大部分要点都结合起来了;他也确实有的是亚修可以提供援手之处,亚修批评他不珍惜自己的时候那样气愤,到头来还不是回回都尽可能盯着他生怕他真出什么事。

如果亚修喜欢的是可以共同分享生活乐趣的朋友,他有自信可以给亚修比任何人都多的快乐。

如果亚修就是放不下需要帮助的人,那他至少比这里的其他任何人都更需要亚修的——【亚修】的——援手。

……可只是这样也还不够啊。朋友,亚修说接近他是因为想要帮助朋友,亚修说跟朋友们一起做那些喜欢的事情非常开心。

朋友!

亚修刚刚又去找杜笃做饭了。又是杜笃,他们两个连宿舍都是隔壁屋!他们还都爱在温室栽花——还有那个卡斯帕尔,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没有共同爱好也没什么需要被帮助的,可亚修就是那么喜欢去找那家伙。

实在是让人咬牙切齿,他尤里斯要是不住地下,亚修是不是也会更经常地这样来找自己做饭……

“喂,分心可要被砍的。”

菲利克斯毫不掩饰地啧了嘴。尤里斯收回一瞬间飘到了食堂的思绪,借着菲利克斯的来剑的势头稍稍转手回击过去、于是双方又一个回合打平:“那来砍本大爷啊?”


“说起来,你们那个杜笃,真是一脸生人勿近…”

尤里斯一时兴起姑且还是在收拾武器的时候忽然问起了这么个无关的问题。

没想到剑圣倒是也会接这种跟训练完全无关的茬:“是吗,他们做起饭来可是热情似火。”

“哈?”

“英谷莉特那家伙,还有梅赛德斯亚修雅妮特芙莲,恨不得都住在食堂了。英谷莉特和梅赛德斯和你的亚修也就算了,好歹味道不错;雅妮特和芙莲昨天可又炸了食堂的锅——”

“——啊、这我知道,搞得昨天没得肉吃,英谷莉特都大失所望来着。”

“那家伙就知道吃。”

“不是挺可爱的,别太严格嘛剑圣。”

“你是希尔凡吗?”

剑圣留下一个“怎么人人都夸青梅竹马大胃王可爱”的不懂不耐烦的眼神走了,留下尤里斯眨眨眼又回想了一番,心想自己果然还是不用担心。就算是亚修额外主动接近的那几个,也不过确实只是好朋友罢了——倒是菲利克斯刚刚说啥,“你的亚修”?

只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青梅竹马吧。

其实跳出来想想的话,亚修可是也相当主动地总来找自己不是吗,绝不比找其他任何同学朋友要少地——


——他偏题了,偏离得太多。问题何时在于他在亚修心中的定位如何?如果他真的想出手,哪怕是正直坚定如此的亚修,他难道会没法捕获那颗心吗?只要他全力以赴:何况,他怎么可能真的看不出来。亚修看他的目光也有同样的闪烁,他不认为这完全是他的幻觉。

库罗德一直信誓旦旦说亚修喜欢他,说为此亚修甚至特意稍稍避开着和自己显然关系几乎有些过好的库罗德;亚修同时却又和哈琵关系越来越近,好像也没少聊到关于自己的事:哈琵说亚修好像很小心,说不定和库罗德的推测倒是吻合:为了了解心仪的对象、同时又不要暴露心思……

……问题从来不在于亚修到底喜不喜欢他。

他很多年前就想明白的不是吗。

他已经决定了扎根于泥沼,而亚修已经那样努力地走进了阳光下。

他怎么能把那么好的孩子也拉进他的黑暗的世界(他明知道亚修那样怕黑)亚修应当拥有更好的。

比他要好的多得多的、女神大人的这世界上最好的……

评论
热度(1)

© bakaxdoaho | Powered by LOFTER